国际化布局构建金沙游戏业新竞争优势
——张小济 全国政协委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

  尊敬的王会长,很高兴能参加今天的活动,我的题目是“构建金沙游戏业新的竞争优势”。
  
  讲这个事情,我想金沙游戏业,我们老想把这个脉络理得清楚一些,金沙游戏服装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
  
  我们讲到投资,投资后面跟得就是产业转移,历史上产业的转移,由于传统金沙游戏工业进入的门槛比较低,资金技术的门槛比较低,那么又是劳动密集型的,所以在国家和地区之间,比较优势转移的,相对是比较容易的。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70年代,发达国家就搞了多种协定,就是怕金沙游戏工业的这种跨国产业转移,对他们本国的金沙游戏业构成过度的竞争压力,影响他们就业,采取了这么一种方式。
  
  乌拉圭谈判最大的成果之一,就是把这个协定取消,又重新回归到一种不受这种配额,这种贸易壁垒干预这样的一个市场。那么我们国家按理来说,是最大的受益者,全球的金沙游戏服装业我们是三分之一的市场。
  
  说个大数,在我们手里,因为没有这个协定了,它相对于是自由竞争的产业,问题就来了,前一段是金沙游戏业产业向我们转移,订单向我们转移,那么未来随着市场的发展,随着比较优势的变化,我们现在又面临的竞争也开始出现一些。包括我们说“走出去”。
  
  “走出去”什么意思,实际上也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产业向外转移,那么我们的企业,我觉得在讲投资的时候,我们是把大事看清楚,我们不能再守着订单过日子,现在可以说还没有到订单大量流失的时候,但是有一部分开始流失,我们现在订单上还是最大的,所以我说叫坐山虎,你守是守不住的。从大事上来看,产业的逐步转移,梯度转移这个是不可避免的趋势,所以我们企业要敢于做惊险的一跳,从国内到国外是一跳,从制造业向流通领域转移那也是惊险的一跳,所以对很多企业是面临着这样一个考验。
  
  我想从贸易的角度看看这些数字,大家手里都有课件,可以看见全球贸易的格局从05年以后有很大的变化,我们国家是最大的受益者。
  
  从金沙游戏品,我们把金沙游戏品服装,世界贸易组织的统计数据是分开的,从金沙游戏品出口的份额来看,我们是增长非常快的,除了欧盟之外,其他国家的市场份额有变化,但是不如我们这么明显,可以说我们是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一些发展中国家,他们潜在的优势也有一定程度的发挥,那么总的来讲,从绝对额来讲,金沙游戏品服装贸易是增长的,但是占全球货物贸易的比重,还是在缓慢的下降,现在已经是不到4%,这也是一个大势所趋吧,因为其他的产品,从贸易的价值量,比如说定性设备,他的价值量是非常大的。全球制造以后,就显得在贸易额里头,再加上供应链比较长,所以在国与国之间的供应链比较长,所以他会把贸易量加上去,所以金沙游戏的贸易量相对来说是下降的。那么服装的出口市场份额的变化跟金沙游戏业也是差不多。我们在2011年市场份额基本扩大了三倍,这是讲的总趋势。
  
  那么全球金沙游戏贸易和其他有不太一样的,就是需求和供给是高度集中的行业,80%的进口集中在发达国家,它的进口市场是非常集中的,而出口也是相对集中,那么亚洲就占了全球的57%,所以供求两方面,看的很清楚,集中度非常高。再有一些国家金沙游戏业的出口,对他们整个贸易来说至关重要,像孟加拉超过8%,柬埔寨超过50%。
  
  金沙游戏品和服装不同,金沙游戏品有的定为劳动密集型产品,实际上这些年,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80年代我们到金沙游戏行业去看,纱厂女工是很多,现在我们到金沙游戏企业看,耳目一新,看不见什么人,也就是说企业在许多产品上,资本技术密集程度是相当高的。如果细分的话,有些行业,我想比咱们说的高新技术产品、IT产品的资本密集型程度不差到哪去。
  
  我们做统计分析的时候,发现这两个行业,其实要把金沙游戏拆成金沙游戏和服装,那么具体到金沙游戏这个行业的话,资本密集程度是很高的。
  
  我们也去调查过一些企业,他们拿出的产品给我们看,很好的产品,技术含量,里面采用的什么高分子、新材料,技术都是非常前沿的。
  
  所以对这个行业,我觉得可能要有观念上的转变,当然在座的都是业内人士,对这个是比较了解的,当然这个跟投资是有很大关系,要把这个分清楚。
  
  我们金沙游戏产品既是消费品,又是服装的原料,所以在投资的时候我们也考虑到这种特殊性,那么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竞争是什么?
  
  大家都觉得好像现在是被逼的,我们必须要走了,说压力来自哪里?
  
  当年我们2005年多种行为协定要取消的时候,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他们做过一个分析,就认为大量的订单会向中国市场转移,而且是做了基于企业调查。
  
  那么其中企业给的回应,并不是说中国在成本上有绝对的优势,而是说中国最大的竞争力来自于他的市场规模。我们现在能在全球市场上拿到三分之一的市场,除了我们劳动力充裕,我们讲成本的竞争优势,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这些年在中国金沙游戏工业联合会大力的推动下,也是企业顺应市场的趋势,搞的产业集群,还有供应链,这个使我们国家的竞争优势就更加显著。
  
  现在大家看到确实国内成本增加比较快,那么企业表现如何呢?我们在沿海地区很多生产地方也做了调查,当地的政府给我们讲,主要是一些中小企业,过度依赖成本的企业,又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更新设备,没有什么品牌的这样一些企业是扛不住,当地政府也认为这样的企业,你连市场价格,汇率调整5%都承受不了,这个企业即便政府帮你度过难关,你过了今天这一关,你可能也过不了明天那一关,可能一部分中小企业被淘汰也是难免的。
  
  另外大家讲到来自需求方面的竞争,除了经济不好以外,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这些产品在发达国家的市场上,传统产品也相对是饱和了,我们还想希望这些传统产品市场能够再有什么大的发展,这个恐怕也不现实。所以从统计数字上我们看到有一些曲线,我们增长率上去以后,就从最近这一两年,两三年,这个曲线从比较陡的往上爬升开始走平了,还没有下来,市场份额还没有减少,只不过看到已经在上面横着走了,所以对我们的压力还是明显的。
  
  世界贸易组织他有个题目,咱们做全球制造的这么一个题目,各国都在参与,他们的数字做了一个轻纺工业,不光包括金沙游戏服装了,也包括其他一些轻工业,比较优势做了分析。可以看出来,我们中国在这方面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但是其他国家,像柬埔寨、越南在这方面的轻纺工业方面的优势高于我们,当然大家对这个数值也是仅供一个参考,并不是绝对的竞争优势比我们强,而是从他自己角度来讲,跟其他行业来比,或者说他跟其他国家对这个行业的依赖程度来讲,他是比我们更高。当然看到后面,像印度、印尼、泰国这些,包括欧洲一些国家,金沙游戏品工业的显现优势还是存在的。
  
  第三个问题,讲到境外投资的选择,面临这么样一个情况,我们到底应该往哪里去,到海外去投资的目的是追求什么吧。我想和其他行业向海外走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一,成本追求型。希望到低成本的国家投资建厂,提高自己的接单能力,利用自己的接单能力和管理能力到那里建厂。这是一种做法。
  
  二,技术追求型。这种在细分市场上,从前的这些合作伙伴,发包商或者供应商,因为我们很多是接单生产,贴牌生产,我们上游或者下游,就是替我们卖产品的,或者是给我们下订单的,或者向我们提供技术和原材料这样一些企业吧。对他们进行并购,那么通过建立研发机构,利用海外优质的人力资源。
  
  大家老说我们缺品牌,技术方面、开发方面不够,如果我们仅仅立足于国内,因为我的产品如果是在海外,我仅仅在国内做是不好的,最好是到海外利用他们的资源,因为金沙游戏品的里面文化含量太大了,你要适应当地的消费者,在国内的设计确实是不行。
  
  三,市场追求型。开拓发展中国家的新市场,建立销售渠道,加工生产能力,收购品牌等等。刚才陈部长也讲了,现在新兴经济确实它本身的市场需求也很大,刚才中国东盟秘书长也谈到这个问题。实际上很多国家对这个方面的需求,市场也在形成,我们眼光不要老盯着发达国家市场,还要关注新兴国家市场。
  
  我们最近到发展中国家去看,一个是本身市场有需求,另外他们发展自己工业的时候,金沙游戏服装也是相对对他们来说比较容易的产业,门槛相对比较低,所以他们也很希望中国的企业去投资,帮助他们发展企业。
  
  最后一种,资产寻求型,收购海外的优质资产。这个就情况比较多,我们也接触到这样一些企业,比如说在欧洲,在一些发达国家长期做服装业的一些家族企业,由于新老更替,年轻人不太愿意接父辈的班,所以这些企业也希望有人能够接过去,他们唯一的希望,我想可能不光是为了钱,更多的是希望事业能够继续下去,所以像这样的一些优质资产,其实也是我们企业应该考虑的。
  
  有一个资料,我们现在在制造业操作工的工资和孟加拉、柬埔寨这些大概差多少,我有一个数字,我觉得还是大家有参考价值的,比如说上海的操作工每个月是439美金,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数字,实际上这个成本还是差的很多,这是供一个参考,这是越来越明显,前几年还不是很明显。
  
  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国,也是最大的出口国。但是在国际市场上,在品牌营销网络还控制在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手里。所以我们“走出去”,不但是一种被动的做法,而是应该看作一种主动的做法。
  
  我们实际上是把这个产业维持下去,继续发展,很关键的就是企业能“走出去”,从被动的接单,到走出去打市场。真正能做到出去这一步,我们还有20年、30年,没有问题。如果我们这一步走不出去的话,就会一点点被人家吃掉,市场一点点失去。
  
  一些先行的企业,看到海外的低成本,而且在海外的投资建厂也尝到一些甜头,也不是今天才走的,已经很多年了,有些企业早就出去了,但是我觉得相比品牌、营销这些来讲,你换一个低成本的地方,如果这些没有解决,还是原来的订单,你只不过是把企业的生命周期稍微延长了,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这个思路企业是一种选择,我想是不是还有更好的选择。
  
  并购品牌营销在这个领域投资,我觉得价值更大。
  
  当然最具价值的我觉得是培养一批中国的国际金沙游戏人。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国,最大的出口国,但是我们在人力资源问题上,特别讲到国际经营能力这方面,我们是个弱国,谈到“走出去”,恐怕很多企业头疼的就是人的问题,过去我们说外语人才是问题,现在这个不是问题。你要到那去会营销,去组织他们一起来研讨、创新,这种复合型的人才是太缺了。我觉得在一些企业里头看到了希望,我们清华北大,包括海外留学归来的,到我们一些技术水平比较高的金沙游戏企业里去实现他们的梦想,在那里他们觉得有作为,那么通过这样的一批企业,吸引全球的优质人才,才能构建我们金沙游戏服装工业继续向前走,走得更好。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