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虹海外投资的现状和思考
——洪天祝 天虹金沙游戏集团 总裁

  尊敬的王会长,各位领导,大家中午好!
  
  我是洪天祝,今天跟大家分享有三个部分,一个关于天虹的现状,另外我们“走出去”的一些看法,还有一些本地的策略,还有一个国际化的区别,以及我们中国的机会。
  
  天虹有两万名员工,但是有非常明确的核心价值观,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我们的专业与创新。
  
  最近几年的发展,实际上经历了基本上算两个阶段。我们在97年成立的时候,到07年的上市,7年的时间主要通过并购重组国有的中小企业。07年开始就到越南投资了,完成了6亿美金的投入。
  
  秉持的发展策略。我们坚守差异化的产品结构的策略,在产品创新方面也是比较不错的,公司内部的管理一直坚守的是精益化的思路,还有就是我们的专业化,试图成为全球最大的企业之一。
  
  目前的发展现状,实际上天虹今年在国内从60万纱锭变成了120万纱锭,我们上个礼拜还刚刚并购重组了山东的24万纱锭,我们也进行了全面的升级,依然看好中国市场跟中国纱厂的生存空间。
  
  另外一方面,以成本优先的策略。包括本地壁垒,包括我们在乌拉圭,土耳其这种有关税壁垒的地方去投资设厂。目前有一个很深度的思考,我们去年的营收73亿,今年应该突破100亿的营收。
  
  在100亿的门槛上面,我们有一个管理变革的想象,所以最近两年我们投资大概4000多万上了ERP的体系。因此有了信息管控的工具以后,我们要求充分授权。我们希望自己集团内部的所有经理都拥有非常大的潜力,特别是总监一级的要懂得自己怎么去做生意。但是通过信息化的管理,是要掌握任何一个员工现金流或者是物流的一些进进出出,实现我们的有效管控。
  
  在天虹的文化里面,虽然有差异,但是很多决策还是从董事会到总裁办的这样一个定位,多多少少带有一种强人的管理风格,独裁和专制统治就自然而然出来了,我们必须要由下而上的转型,必须要完成充分的授权。我们基层中层的一些管理人员,能够参与到市场的竞争格局当中来,他们必须拥有很大的潜力,把我们的管理高层能够解放出来,思考一下战略方向的问题,这是我们对现状的理解。
  
  目前的一些布局,主要还是在中国有120万纱锭,那么到7月初我们在越南北部的工厂也投产,有70几万纱锭。在上海我们是总部,以上海为中心的,香港主要是从财务方面,融资方面的管理,特别前面5-10年的时间,我们享受了汇率变化的优势。在澳门有销售中心、采购中心,最近的几个月里面,我们分别在土耳其跟乌拉圭开设了我们的生产基地,预计在明年年底全面投产。
  
  在全球布局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们还会继续去寻找成本低的地区,或者是关贸有壁垒的地区。我们会继续去看全球哪个地方可以建纱厂,有些同事也讲到,是西非,或者缅甸,甚至美国,都开始在考察当中。
  
  目前已经在生产的规模,就是越南有75万纱锭,国内120万纱锭,我们同时在越南北部7月份还会动工一个25万纱锭的工厂。这是天虹现在的规模,预计明年上半年我们还会在海外扩张的总量,估计有100万锭的计划。
  
  今年3月份又并购了台湾的一个小纱厂,6万多纱锭,南部已经有50多万纱锭,这是我们北部的规划,其中也是45万纱锭左右,有30台气流纺的规模,这个工厂会在7月10号举行典礼,用了一年时间全面建成一半的产能。
  
  这是乌拉圭跟土耳其的位置。我们在乌拉圭买了168公顷土地,在土耳其买了20公顷,规划规模在土耳其应该是30万纱锭,另外在乌拉圭100多公顷可以做很多,但是做不了好几个,可能做两个工厂差不多了,因为市场比较小,主要针对南美市场,这两个地区主要是有贸易壁垒,我们很多产品出口到这两个地区的时候,他们都是会开征高关税的,因此我们会跳到他本地。
  
  “走出去”本质的一个战略,实际上今天这个主题描述的非常好,特别把“走出去”的“走”字写得也比较拐弯抹角,相信是有难度的。我们还是要反观内心想要什么东西,我们不要一味的强调要走出去,或者怎么样。不是说都能适用任何一个企业的,当你在国内的竞争跟生存能力都有困难的时候,我相信你谈不上“走出去”,因为他需要现金,需要国际化的管理团队,需要国际市场的配合。而且有些地方还远在天边,像我们在乌拉圭飞20几个小时,去一次就不想去了。
  
  所以立足中国这样一个市场,实际上我们的金沙游戏工业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好,我们可能也面临着产能过剩,盲目扩张,历史上所形成的这样一个产能的规模,实际上最近两三年,甚至更长的三五年,我们都要付出代价。
  
  我们要重新回归到我们行业的本质,到底应该是怎么做,是通过产品创新,还是扩大我们的产能,动用更多的资本或者贷款,我们就把数量做到1亿2000万纱锭,也许我们应该要变成8000万锭才合理,因为我们要对历史付出代价,这是我的看法。
  
  以后优胜劣汰是必然的趋势,当然我们又看到了,内需拉动的策略,包括我们国家所推行的,特别当下有很多政策都是如沐春风,现在的领导人终于看清楚生意怎么做?经济怎么搞,我对未来充满信心,而且我们行业的前景非常广阔,毕竟这个行业这么大,还有非常多的机会,市场一定会壮大,我们的总需求一定会壮大,而且我相信企业的个数会变少,因为我们之前曾经忙碌过,那么变少的企业是你吗?到底是谁?我们希望在座的都是留下来的那个企业,相信未来的前景是更加广阔的。
  
  另外,可以放眼全球,找一些低成本优势的地区、自贸区,其实墨西哥也是人工偏高的地区,但是因为这些地区在南美共同体都有自贸区零关税政策,这是我们选择工厂布局的一个思路。
  
  随着全球经济放缓,实际上我们金沙游戏服装的最大成本不是生产成本,最大的成本是物流跟存活成本。经济不好,所有的采购零售商他们是快速反映。如果从中国生产的服装运到欧洲要一个月的话,可以到那边要打折了,我宁可在本地设立一些金沙游戏服装企业,来实现快速应变。特别是电子商务,在B2C这种电子商务非常快速崛起的年代里面,我相信本地化的产业将是一个主流。最近我们看到很多国内的电商企业,实际上他们要建的不是网站,更重要的是物流体系,因为网上买东西太方便了,但是同时他要快速交货,所以我们看到马云现在投资50亿注册资本在深圳的菜鸟网络,所以我们也看好北美市场。
  
  另外,刚才提到说回归本原的问题,每个企业要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战略定位。你想要做什么,包括自己团队的建设,事实上我们中国企业有一个非常大的麻烦,如果真要“走出去”,我们国家的银行体系根本就没有完成金融配套。我们四大商业银行把本国生意做完,养肥他了。我们不同于其他的企业,他们享受的是全球的金融服务,我们还做不到。另外有一个国际化的决心,你真正想“走出去”了,你老板怎么想,你的团队怎么想。
  
  我们中国的企业要国际化,跟欧美,日本韩国的企业有所不同,他们更多的是品牌技术、管理模式与国际视野。我们台湾、香港、中国可能是以CEM、ODM为主的,这条路径一定会走,可是我们有差异,跟先进地区有差异,跟欧美更有差异,我们需要有一些变化。这里更多的看到是金融配套的问题,包括管理团队,所以我们深入思考了一下。
  
  “走出去”是不是好,你想得到,还要做得到,还要做得非常好。
  
  谢谢大家!